您的位置:首页 >文旅动态>详细内容

文旅动态

《红岩车魂》——第四章 小哥俩喜逢亲人 方天明参加红军 (一)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0-05-28 15:50:04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    维修服务带技术培训进展顺利,第一批10辆车一天时间完成维修保养,第二天便投入战斗。每辆车牵引一门高炮,装载6吨炮弹,乘坐一班战士,汽笛长鸣,浩浩荡荡出发,开往蒙自,再从那里开往前线。

杨怀青、曾绍光目送着渐渐远去的车队,直到卷起的烟尘散去,思念着已先行到蒙自的儿子。给儿子捎带的食品和毛衣,他们已托人捎去,并附一封信,叫两个孩子先把吃的东西与战友们分享,过几天再到蒙自见面。

完成60辆车的维修及人员培训后,部队派专车送服务队到蒙自。

蒙自是滇南重镇,军分区所在地,有“雄镇滇南”之称。这里有军用机场、军营、各式大炮、火箭炮等,部队在紧锣密鼓地备战,战争气氛很浓。

红岩车每天来回奔忙,将高炮部队运往阵地布防,严密监控边境上空,护卫蒙自机场。此外就是运送炮兵、大炮、炮弹到麻栗坡老山前线。所以这里的维修和培训任务格外繁重。

麻栗坡这个县城,是离老山最近的战略要地,炮兵部队在那里集结,再分头进入阵地,炮弹储存在十分隐蔽的地方,重兵守卫。

杨波、曾刚收到父亲捎来的信和物品,原以为很快就能与亲人会面,但当父亲到达蒙自时,他们又到了麻栗坡,成天为运送大炮、炮弹奔忙,再一次与父亲错过。

直到服务队撤回的前一天,副团长凌风特意安排杨波、曾刚由麻栗坡专程返回蒙自,这两对父子才得以见面。

虽说是在冬季,这里太阳的光照比内地明显温暖许多,白天的风很柔和。淡淡的白云,花边似的镶嵌在湛蓝的天边,一动也不动,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。一棵枝干奇崛的石榴树下,站着一群人,他们不时看看表,朝远处张望。

忽然,两个英武的小战士朝这边飞奔而来,一边跑一边挥手,高声喊着:“爸爸!”

人群一阵骚动,两位父亲迎着孩子跑去,一幅像电影里出现的镜头,让在场的人鼻子酸酸的。

“呵呵,好儿子,让爸爸好好看看!”曾绍光拥着儿子,眼里闪着泪光爱怜地说。

“黑了,嗯,也瘦了,不过,挺精神!臭小子!”爸爸在儿子结实的胸膛上擂了一拳。

“爸,我妈她还好吧?”

“好!好!你妈叫你不用挂念她,好好开车。”

杨波性格外向,调皮的眼神里透着一股机灵,看见爸爸,“啪”一个立正,行了个漂亮的军礼:“敬礼!”乐得杨怀青合不拢嘴,伸手拍了一下儿子的脑袋:“傻孩子,跟爸爸还敬什么军礼。”说着,抹了一把潮湿的眼角,一把抱住儿子。


当晚,部队举行饯别酒宴。

凌副团长举起茶杯:“我以茶代酒,代表全团指战员感谢你们,一定用保卫祖国的战功和荣誉来报答你们,报答全国人民!”

高连长也很激动:“我为我们家乡有108厂和红岩车而骄傲自豪。战争结束后,我一定来看望你们,愿意到汽车厂当你们的徒弟。”

“好你个高嘉陵,怎么把我的话抢去说了?我也要去!”凌风孩子般的一席话引来全场哄堂大笑,“哗”地响起一片掌声。

两个孩子学着壮士出征时的模样,一起举杯在手。

“天地为大,父母为尊,第一杯酒,敬我们亲爱的爸爸。”

“我们第二杯酒敬慈祥的妈妈!”

“我们哥俩晚辈,在云南前线,在大战前夕,能与我们敬爱的首长在一起,见到我们日思夜想的亲人,万分激动,千言万语也难表达我们此时的心情……”

曾刚见杨波眼圈发红,声音有些哽咽,接过话头:我们哥俩是在西山下长大的新一辈红岩人,血管中流淌着前辈们艰苦创业的热血,又是革命军人,肩负着保卫祖国的神圣职责。请父辈们放心,我们在任何时候,任何地方都绝不会给光荣的红岩人丢脸,请首长们相信,我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,一定为军旗增光添彩!”

杨怀青本来酒量不大,加之激动,早就面红耳赤了,他站起来,感慨地说:“这次技术服务,时间不算太长,工作环境也不算艰苦,然而却终生难忘,终生难忘啊!”

他习惯地扶扶眼镜:“为什么?我们不是常说男儿志在四方,建功立业,报效祖国吗?这回我是深深感受到了。我们背井离乡拖家带口,从大城市来到穷山沟,喝稻田水,住篾席棚,苦拼苦打,建厂造车,不就图红岩车能为部队效力,为捍卫祖国尊严效力吗?”

说到激动处,一滴清泪流出眼眶,“看到部队首长战士这样喜欢它,我们红岩人的苦没白吃,心血没白费,值啊!值啊!我和儿子在前线见面,父子同为打仗出力,新一代红岩人比父辈更有志向,更有作为,高兴啊!欣慰啊!”他有些醉了。

 小车下完最后一个“之”字形陡坡,驶进北山县城。金花家就住在县城北山脚下,车到门前,她邀请龙子兴和方欣进屋坐坐,二人婉言谢绝。

回程路上,龙子兴说:“这个假期我们就不休息了吧,去走访看望因公外出的职工家属,对假期安排加班的,也应该到工作岗位去看望慰问。从今年起,形成制度,党政工一起行动,坚持下去。”

方欣点点头,她很钦佩这个行事喜欢雷厉风行的人。

他们挨家挨户从服务队家属走起,走遍了出差在外的每一户职工家庭,这寒冬里送来的温暖,让这些家属们喜出望外。接着又慰问了伤病住院及节日加班的职工,虽然整个节假期都在奔忙,但心里却踏实多了。


忙碌了好几天的方欣,这天回到家已经夜深了,父母还在等候她。不等父亲发问,她就先汇报上了,方天明微微闭着双眼,听着女儿兴奋的诉说,不时含笑点头,赞许地“嗯”着。

这些天,气温骤变,方天明的高血压犯了,头昏得厉害,加上受了风寒,支气管发炎,咳嗽不止,一直没有出门。

女儿关切地蹲在父亲身边,抚摸着父亲温暖的大手,仰头问道:“爸爸,今天好些了吗?”

方天明笑着点点头:“没事,放心孩子。”

妈妈在一旁佯装愠怒:“你爸爸就是犟,吃个药总要催几次,女儿,你还不批评他?”

方欣把头扎进父亲怀里,撒娇地说:“爸爸,你的健康关乎我们108厂的发展大业,你没有权利轻视啊!”

方天明一阵咳嗽,笑得喘不上来气:“哎呀,我的好女儿,你这顶帽子也太大了吧?”

妈妈也“扑哧”一下笑出了声。

“爸,”方欣严肃起来,“自从那天听了金花姐的哭诉,我看龙助理这几天心情好像挺沉重的,很少说话。”

方天明又一阵咳嗽,脸胀得通红,方欣赶紧绕到父亲背后,轻轻捶起来。

“他是心里有苦,在默默承受啊!”方天明深知龙子兴。

“欣欣,为了今天,更为了明天,我们……都得承受,都得……付出啊!”由于激动,喘息中猛咳起来。

“爸,快别说了,我懂。”方欣和妈妈手忙脚乱的替方天明倒水、揉胸口。

方欣后悔不该让爸爸讲这么多话。

在她心目中,父亲就是一位传奇式的大英雄。



【打印正文】

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