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图片视频>名作展示>详细内容

名作展示

大足五金传奇 第二十七章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07-17 10:16:00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第二十七章

 张儒学


义军头领余栋臣率义军一路进攻安岳、隆昌、资阳、内江、永川、江津、铜

粱、合川等十多个州县,许多州县闻风响应,震动了整个四川。为此,四川布政

使王之春也来到大足龙水,亲自督战,四川总督刘秉璋亲率清兵分东西两路大军

进攻西山义军营地。

余栋臣指挥义军一边进行还击,一边安排撤离。

蒋赞成叫人把李铁山和陈镖头叫到他的指挥部说:“大力师兄,你身体还没

完全恢复吧?”

陈镖头说:“多谢师弟照顾,我的身体全好了。”

蒋赞成说:“现在清兵已兵分两路向我义军驻地西山发起进攻,形势十分严

峻,你现在还不是义军,赶快撤离西山。铁山,你的任务就是掩护我大力师兄安

全离开这里。”

李铁山说:“是,师父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陈镖头赶忙说:“师弟,你这话说得不对,我现在虽然不是义军,但我也是

一个七尺男儿,我也恨那些欺压百姓的洋人,在这危及时刻,我怎么能就这样一

走了之?”

蒋赞成看陈镖头说得十分认真,也知道他这个人的脾气,凡决定了的事是很

难改变主意的,他想了一下说:“那好,好样的,铁山,你带我大力师兄去准备

战斗。”

“是。”李铁山便带着陈镖头走了出去。

西山上火炮声轰隆,火光冲天,清兵与义军在这里进行一场恶战。陈镖头举

起刀,向正冲上来的清兵杀去,尽管陈镖头的武功再好,也难抵众多清兵,他在

打杀好一阵后,被众多清兵围攻杀死了。

在战了整整两天后,义军大败,义军头领余栋臣被俘,后被押往成都问斩。

由于义军被剿灭,清兵已撤走,县衙大牢又由县衙差役看管,因为胡大器不

是义军,也没有被斩首,只当一般犯人被关在大牢里。

令狐帮主仍在想办法救胡大器出来,他多次派手下去县城花了不少银子打通

关系,但都没打到点子上,人依然没救出来。

令狐帮主叫道:“独眼龙,给我备车,我要去县城。”

独眼龙问道:“帮主,需要我安排几个兄弟和你一起去不?”

令狐帮主说:“不必了,就你和我去就行了,你去账房准备些银子,我有用。”

“是,帮主。”独眼龙便出去备好马车和准备银子去了。

一会,独眼龙进来,说:“帮主,马车准备好了,上车吧。”

令狐帮主和独眼龙乘马车去到县城,下了马车后,他们直接去到县衙大牢。

守门的差役问道:“你们干什么,这是大牢,不准随便进。”

令狐帮主笑道:“我是来找你们陈牢头的,请你进去通报一声,就说有个叫

令狐的人找他。”

那两个守门的差役听后,看了看他们,有点不耐烦地说:“我们陈牢头不在,

你们走吧。”

独眼龙十分生气地说:“你说什么,你还没进去通报,怎么就说你们陈牢头

不在?”

令狐帮主挥手示意独眼龙不要再说了,拿出银子递给他道:“两位兄弟,请

你们帮个忙,进去通报一声,我找你们陈牢头有事。”

那接过银子的差役说:“好,你们等着,我进去通报一声。”

176

一会,那个通报的差役出来了,说:“请,我们牢头在里面,你进去吧。”

令狐帮主和独眼龙就往里面走,差役把独眼龙拦住说:“牢头说了,只准令

狐进,你不能进。”

独眼龙大声说:“为什么只准一个人进,而不让我进去?”

差役说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是关押罪犯的地方,是随便能让人进的么?”

令狐帮主说:“好,独眼龙,你就在外面等我。”

令狐帮主走了进去,陈牢头赶忙迎上来,大声说:“令狐帮主,你怎么亲自

来了,有啥事你随便派个人来给我说一声就行了,快,请坐。”

令狐帮主坐下,说:“陈牢头,你现在混得不错,一下子从一个小差役混成

大牢头了。”

陈牢头笑了说:“这让令狐帮主见笑了,我干差役快十年了,要不是在围剿

义军中我替驻县清兵陈把总挡了一刀,我今天还照样是个小差役。还好,我背上

那一刀还没能要了我的命。”

令狐帮主说:“是你陈牢头命大福大,才有今天发达嘛。”

陈牢头说:“令狐帮主,我想你今天来找我一定有事,你就直说吧,只要我

能办到的,我会尽力而为,因为以前你也没少帮我。”

令狐帮主说:“那好,陈牢头,我是想打听一下胡大器的情况?”

陈牢头说:“胡大器一直关在大牢里,你上次派人来给我说要好好照看他,

我都没对他用过刑,而是每天让他吃好睡好,他在牢中很好的。”

令狐帮主双手拱起,说:“陈牢头,多谢你对胡掌柜的照看。”

陈牢头说:“我也是龙水人,也深知胡掌柜的为人,他绝对不会干出指使儿

子去杀周白明的事,我想这一定是一个错案。”

令狐帮主把一张银票递给陈牢头,说:“陈牢头,请你用这银票去打点一下。”

陈牢头推辞说:“令狐帮主,你这是干啥?你把我当外人了,银票我不要。”

令狐帮主说:“陈牢头,你听我说,这银票我不是给你的,是请你用这银子

去打通一下关系,把胡掌柜救出来,你看?”

陈牢头才勉强收下了银票,说:“令狐帮主,你放心,我会尽力去打通关系,

争取早点把胡掌柜救出来。再说,胡掌柜这事要说大就大也够杀头的,要说小完

全无罪。”

令狐帮主说:“那就有劳陈牢头了。另外,我想去大牢里看一下胡掌柜?”

陈牢头说:“行,没问题。但见的时间不能太长,要是被捕头巡牢时看见,

对救他出牢不利。”

令狐帮主说:“好,我明白。”

随后,陈牢头亲自带令狐帮主去到牢里,胡大器见令狐帮主来了,他高兴地

说:“令狐帮主,你怎么来了?”

令狐帮主说:“胡掌柜,我是专门来看你的,你还好么?”

胡大器说::很好,这得感谢帮主你来打点后,我在这牢里就被用过刑了,

而且每天还吃得很好。”

令狐帮主说:“胡掌柜,你放心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。”

胡大器说:“令狐帮主的大恩,容当后报。但不知有成和陈姑娘,有消息没

有?”

令狐帮主说:“这个你放心,是我派人送他们去内江我师兄的袍哥会住着,

安全得很,等风声一过,我就叫他们回来。”

陈牢头在外面喊道:“令狐帮主,快走,县衙捕头带人来查牢了。”

177

令狐帮主起身说:“胡掌柜,多保重!”

说罢,令狐帮主便走了出去。

通过令狐帮主打点,也花了不少银子,终于把胡大器救了出来。

王管家说:“老爷,你终于回来了,这铁器行我也尽力了,但还是有些工人

走了,要是他们知道老爷你回来了,肯定会回来的。”

胡大器说:“王管家,这段时间多亏你打理,才守住了胡家这份祖业,谢谢

你了。”

王管家说:“老爷,看你说的,这是小的应该做的。”

胡大器问道:“王管家,你有有成和陈姑娘的消息么?”

王管家说:“自从那晚少爷和陈姑娘跑走后,我就一直没打听到他们的消息。”

胡大器在屋里到处看了看,又去到后面的作坊,有少数的工人正在干活,他

们见胡大器回来了,都围上来说:“老爷,你终于回来了。我就说嘛,老爷一定

会回来的,这下我们的铁器行有救了。”

胡大器大声说:“放心,有我胡大器在,这个铁器作坊一定会恢复起来的。”

王管家走过来说:“老爷,你刚回来,身体还很虚弱,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“没事,我身体好着呢,多亏令狐帮主的打点,我在大牢里没受什么罪,整

天吃好也睡好的。”

过了一段时间,胡有成和陈可可回到龙水镇,胡有成说:“可可,先去我家

吧。”

陈可可却说:“你先回去,我也回镖局看看我爹。”

胡有成想了一下说:“好,那我先回去看看。”

陈可可去到龙水大顺镖局,镖局里早已空无一人,她经过打听才知道,她爹

和镖局的兄弟已在清兵围剿义军的战斗中死了,悲痛欲绝的她跑回镖局,到处看

了看,想到尼姑庵妙空师太竟然是她娘,为了救她也死了,她彻底失落了,更有

一种厌倦江湖打斗,竟然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,去龙不尼姑庵当尼姑,也好报答

妙空师太救命之恩。

胡有成得知陈可可去龙水尼姑庵当了尼姑,他怎么也不敢相信,他跑去尼姑

庵找到陈可可,可陈可可已削发为尼,正在敲着木鱼念着经。

胡有成走过去大声说:“可可,你这是为什么,为什么要当尼姑,快,快跟

我回去。”

陈可可双手合十,道:“施主,这里没有陈可可了,只有妙渺,妙渺愧对我

爹我娘,只能在这尼姑庵里念经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,你请回吧。”

胡有成说:“你不是妙渺,你是陈可可,快跟我回去,我不能没有你。”

陈可可说:“施主,妙渺尘缘已了,请你好自为之。”

胡有成没办法,只有失落地回去了。他回么家里后,就倒在床上睡觉,饭也

不吃。

胡大器以为他又在外面惹上啥事了,他站在门前大声说:“有成,你别再去

外面惹事了,我们胡家才经历了大难,好不容易逃过了这劫,现在再也经不起任

何折腾了。”

胡有成仍睡在床上,没出声。

胡大器说:“现在铁山走了,翠娥也去上海了,我连个帮手也没,你振着起

178

来吧,把我们胡家铁器作坊发扬传承下去。”

不管胡大器怎么说,胡有成就是不出声,弄得胡大器不知怎么是好,说了好

一阵,胡大器也转身走了出去。

周家李管家听说胡有成和陈可可回来了,他跑去前堂告诉周万通,说:“老

爷,胡有成和陈可可回来了,我们赶快去报官吧?”

周万通想了一下,看得出周白明的死对他打击很大,他叹息一声说:“这事

都过去这么久了,我看还是算了吧。那事,白明也做得有些过分。”

李管家听后,大声说:“老爷,你就打算这么放过他们了?”

周万通说:“杀死白明的是陈可可,可不是胡有成,现在陈可可的娘也死了,

她爹也被清兵杀了,她去龙水尼姑庵当尼姑了,我看这事再追究也没意义了,俗

话说得好,且饶人处得饶人。”

李管家说:“老爷,胡有成和陈可可回来,你都知道了?”

周万通点头说:“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
李管家还想说什么,周万通摆了摆手,示意他别再说了。

李管家刚转走出去,周万爱却说:“李管家,我还有一事要你去办。”

李管家又回头,问道:“老爷,还有啥事呢?”

周万通说:“白明也死了,周家祖传的家业也得有人继承下去。”

李管家说:“老爷,你还有白春小姐呀。”

周万通说:“白春从小娇生惯养,哪里能掌得起周家这么大的家业,你派人

去把小伍找回来,他从小没爹没娘,是我一手养大的,我想……”

李管家明白了,他说:“老爷,我明白了,你是想把小伍找回来和小姐成亲,

然后你就把这份家业和打铁手艺交给他?”

周万通点了点头说:“我正是此意,快去安排吧,一定要把小伍找回来,当

初我安排他去胡家打探消息,是我害了他。不然,他早跟我学会了打铁手艺了。”

李管家说:“老爷,我看现在周家铁器行还是你当掌柜才行,小伍他人年轻,

能担得起这重担么?还有,如果他回来,小姐会同意和他成亲么?”

周万通说:“现在突然觉得我老了,也想好好休息了,还是让他们年轻人干,

才能让铁器行发展得更好。”

李管家听后,明白了周万通的意思,他说:“老爷,你放心,我这就安排人

去找,一定把小伍找回来。”

过了好长一段时间,胡有成似乎放下了陈可可,看起来精神好了很多。

胡大器把胡有成叫进前堂,说:“有成,你也不小了,该成个家了。”

胡有成看了一下爹,问道:“成家,现在我还能和谁成家?”

胡大器笑了说:“这么说,你想通了,答应成亲这事了?”

胡有成说:“成亲,爹,你是要我和谁成亲呢?”

胡有成说:“如意,如意姑娘对你这么好,你还嫌人家呀?”

胡有成想了一下说:“爹,这怎么可能呢?上次人家主动提出来,被我拒绝

了,多伤她的心呀,她还会同意和我成亲?”

胡大器听出了,胡有成有这个意思和如意成亲,他笑了说:“你不管人家怎

么想,首先得你同不同意?”

胡有成想了一会,说:“爹,你不是常说婚姻大事由父母作主么?”

胡大器说: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,我就替你做这个主了,到时你别反诲。那

好,这事就这么定了,如意这边包在我身上。”

不久,胡家举行婚礼,胡有成终于娶如意为妻,在办喜酒那天,胡有成想陈

179

可可会来,可直到他和如意拜堂时,也没见她来,他回头到处看了看,仍没见到

陈可可,他有些失落,也随着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夫妻对拜,进入洞房……

从此,胡有成却一心一意跟父亲学打铁手艺,更担起打理胡记铁器行的重任,

让胡大器十分高兴。有一天,他把胡有成叫进前堂,说:“有成,我看你这段时

间把铁器行打理得很好,还真是个当掌柜的料,我这就把所有祖传生产铁器秘诀

传给你,从现在起你就是胡记铁器行掌柜了。”

胡有成道:“爹,有你在,我怎么能当这个掌柜呢?”

胡大器说:“我呀,老了,这些年我也累了,也想好好歇息了,以养天年。”

胡有成跪下说:“那好,爹,你放心,我会把胡家祖传的打铁手艺传承下去

的。”

2018年11月13日完稿于大足


【打印正文】

相关信息